• 广告合作:13955053083
  • 客服 Q Q:2522528868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5768|回复: 1
收起左侧

[散文诗歌] 深山藏清流,江淮第一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6 16: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贾记者 于 2019-10-27 19:17 编辑

    深山藏清流,江淮第一关
站在皇甫山下,向西北远眺,两排青瓦白墙的矮舍间,端立着一座牌坊样的建筑。终于到了,同行的友人长嘘一声。走近了,牌坊上的字渐可辨识,“古清流关”,字迹清晰,自左向右,想来是今人之作,从牌坊表面为水泥,亦可佐证了。
QQ图片20191026153549.jpg



  走进牌坊,一条由或大或小石板铺成的石板道,两米多宽,蜿蜒伸向远方。时值深秋,不闻鸟虫之声,道中几条清晰可辨车辙,似乎诉说着千年的沧桑。

    千年的泥泞使大小石块或沉或浮,路面高低不平,两旁参天古木落叶纷纷,在夕阳下,尤其显得苍凉。习惯了坦途的今人走在上面,略有艰难。不远处有个背包的女子,手提高跟鞋,光着脚,小心翼翼地寻着下一个落脚处。晴日古道尚且难行,何况雨雪天气。时任滁州有太守的欧阳修,留下“清流关口一尺雪,鸟飞不渡人行绝”的千古诗句。

QQ图片20191026153540.jpg




  古道两侧零星地分布着几进院落,村民多半是因年迈体衰,不愿远离故土,仍坚守在破旧屋中,泥巴墙上的,用破旧的筛子覆上,再糊上一层泥,成了简易的窗。偶尔一个烟囱炊烟袅袅,在傍晚群山静谧的背景上增添了一缕灵动,很和谐。
  第一次行走清流古道,不知有多长,也不知道路的尽头等待游人的又是什么。只是厌倦了城市的快节奏,能在这样一个长假的傍晚,停止思绪,放慢脚步,什么都不去想,什么也不用问,只是一味地沿路而上,避开深深的车辙,踩着被历史打磨光滑似镜的石板,行人也走进了历史。
  道旁密林中水声潺潺,闻其声而不见水面。夕阳穿过层层黄叶,在古道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渐渐地,古道地坡度平缓了些,一整块四方形巨石横亘在道旁,上面雕刻着一米见方的楷书大字——“根”,回忆起凤阳鼓楼上朱元璋亲手书的“万世根本”四个大字,这也许也是关隘口上匾额的一部分了。我们一路艰难走来,冥冥中应了那句,我们是来寻“根”的。

    继续往前,道路远处向左拐了一个大弯,古清流关的建筑遗存显现在眼前。一座山峰被从中间凿开,用城砖整齐地砌成一个门洞。上面圈门和城阙已经坍塌不存,只留下一条十几米长的深巷。两侧高高的垒土,倔强地衬托着当初关隘的宏大气势。两壁镶嵌着明朝勒碑,记载着清流关的重修艰辛,落款是大明南京司礼监太监,字迹工整清晰。

QQ图片20191026153532.jpg



  遥看去处,一匹枣红马向关口奔来,背上疲惫的驿卒斜挎着加急文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也不搭理,是战报急着送往南唐的金陵吧。忽听着身后车夫吆喝避让,一驾马车摇摇晃晃地从我身侧驰过,留下一串清脆的马蹄声,消失在北方,想必是刚领受洪武皇帝的封赏,前去赴任了。南唐的古道应该是悠闲的,江淮一隅,深山石径,难得在此逢着路人。明朝的古道是繁忙的,这儿连接着帝都与帝乡,皇族的多次省亲、三年一次的江北士子来宁赶考,此处是必经之地了。于是,明朝重修古道,设置清流关。
QQ图片20191026153544.jpg

   天色渐晚,我们放弃了继续远行,趁着落日的余辉,沿着原路返回。
   人生也似这条坎坷的古道,过于平坦,就失去了本真。崎岖地古道吸引着远近的游人。


发表于 2019-10-24 11: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友情链接百度权重4左右的申请链接请QQ:252252886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