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合作:15178487084
  • 客服 Q Q:497064573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8235|回复: 3
收起左侧

[小说随笔] 红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1 15: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霞

原创: 庆秋  习来秋韵  昨天
        下午二点半,红霞的手机响了,是吴峰的侄儿打来的。“二婶,奶奶问,你在哪?还好吗?”她告诉侄儿,孙明摔伤了,她在医院。这两天她惦记着没去看婆婆。她称婆婆为妈妈,有四十三年了。
        四十三年前,她和五个同伴带着编织渔网的技术,从江苏老家来到这里。每天从早晨开始,她们一字排开,在宽敞的水泥地上编织渔网。六个年轻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那双双纤细的手飞梭走线,让人目不暇接,吸引了无数人驻足观看。每到中午时分,总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面对着红霞,目不转睛。那目光火辣辣的,炽得她白净的脸上飞上了火烧般的红云。她向他走去……他叫吴峰,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房屋维修工。他很幽默,说早就知道有一个远方的、与他同岁的红霞姑娘在等着他。一个月的任务结束,五个同伴回了老家。她按照当地人的习俗,从结婚当天开始,称婆婆为妈妈。那年,她二十二岁。
        两个人相亲相爱,誓约白头偕老。他们盼望着能有一个小可爱。他神秘地告诉她,四十岁时就能如愿。
         一个雨后的早晨,他的同事飞奔而来,要她快去。她赶到时,从二层楼屋面摔下的他,倒在血泊之中。她哭天喊地,死去活来。那年,她三十六岁。
        一个人的日子好苦好痛。在一个个惊恐的夜晚,在一个又一个孤独的深夜,她以灯为伴,以泪洗面。那是一段苦难的历程……
        当曾经的爱、失去的痛、孤寂的苦慢慢地沉淀到心底,她感知到了自己的心声:没有什么比长久的孤寂更可怕了;未来的路,她想拥有一份真真切切的爱。这爱,是被爱也是去爱。
        第一次见到孙明,是同事的介绍。她觉得他是一个实实在在、让人心神安宁的人。年长六岁的他,看上去有些苍老,也许是生活的磨难吧。他妻子三年前横遭车祸身亡,一双儿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儿小娟有些懒散而随性,儿子小刚与人合伙做生意,钱财被骗还蒙受不白之冤。孙明四处奔走,捞出了儿子,倾尽所有还身负三万多元的债务。红霞犹豫过,但当她与他的目光再相遇时,她笃定,他就是那个结伴前行的人。
        那天早晨,孙明骑着自行车去接她。那是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有些损伤,却擦得发亮。她坐在“婚车”上,向他家走去……
        在一大片职工宿舍区内,两间一楼的房屋阴暗而潮湿,霉气味混合着门口鞋子的异味有些呛人;一大盆脏衣服浸泡在灰黑的水里;用后的碗筷搁在灶台上,几只苍蝇“嗡嗡”地飞来飞去……孙明拉着她进了房间。这里是这个家最有生机活力的地方,两张八寸大小的照片镶嵌在镜框里,穿军装的他,英俊;手扶客车驾驶室车门的他,潇洒。那年,她四十二岁。
        那天晚上,她见到了他的一双儿女。他们向她“嗡嗡”,算是招呼,之后便是“咚咚”的房门响声。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来,接着做饭。晚饭时,她轻轻地说:“我痛失过亲人,想有一个有说有笑的家。我还不知道怎样与你们相处,但我会尽心尽力的。”她把一张存单递给孙明,“这上面的一万五千元,哪急用哪吧。以后家里的开支用我的工资。”
         从那时起,她起的早,睡的晚,又是上班又要家务,里里外外地忙个不停。渐渐地,家里刷白明亮了,干净整齐了,衣服亮洁了,她还应着季节摘些花儿插放在空瓶里,室内有了芳香,有了温馨。第二年,小娟高高兴兴地出嫁了。在小娟有了宝宝的第三年,小刚恋爱了。那个田甜,喜喜乐乐的,说起话来很贴心。她常来家里吃饭,红霞总是不忘约上小娟一家。田甜知道了孙家前几年的变故、这两年的变化,还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很多人说,是红霞拯救了这个家,也有人冷嘲热讽,说她傻,光着头往刺窝钻,一个人有福不会享,去伺候别人一大家子,说他家的孩子,你掏出心肝,他们恐怕会说是驴肝肺,还有人不解,图老孙个啥呢?更有人质疑,说她是刚进门做给别人看的,在装,作秀……
        有几次,田甜出神地看着红霞给小娟的宝宝换尿包。冰天雪地的,红霞将尿布搓软,塞进怀里,捂上一会儿,轻轻地哼着歌儿,轻快地洗换着。身为幼师,职业的敏感告诉她,红霞是一个心地温柔、情真意实的人,人性中的美好在她的举手投足间放着光芒,她实实在在是一位难得的好毌亲……
        待到田甜婚礼时,新娘子那声“妈妈”,脆甜而深情。红霞高声应答,那“哎”声发自肺腑,余音回荡,好像多少年的盼望终于如愿……
         那天,等小刚和田甜下班来到医院,红霞赶快打车去看妈妈。这是她二十多年来一直坚持的。偶尔有事不去,总会提前告诉妈妈。可这一次孙明意外摔伤,她实在是着急。妈妈见到她时,话里有些责怪,但担心和牵挂却写在脸上。妈妈拉过她的手,把一张发黄的存单放了上去,“我九十出头的人了,也可能晚上脱鞋,早上不来,你留着它,做个念想吧。”红霞点点头,封藏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那是吴峰因公伤亡的补偿,当年她存在妈妈的名下。睹物思人,他离她而去已经二十九年。妈妈抹着泪,“你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别年年给他上坟了,他的侄儿们会去的。”红霞泣不成声,摇着头。他是她生命中的珍蔵,岁月的伤痕曾经让她苦痛,但也让她变得通透,懂得了珍惜。这些年,她用心屏蔽那些不良感觉,用一双勤劳的手,一张有分寸的嘴,一颗真诚的心去爱,去付出……
        当她赶回医院,在病房外,孙明的话让她止住了脚步。“我一直想和你们说,如果有一天,我走在红霞前面,你们要照顾好她,她值得你们叫一声’妈妈’。”小娟抢白道:“爸,你用得着说这些吗?刚才我只是随口说了句’老奶奶呢’?”孙明轻咳两声,“这是我的心愿。这次摔倒让我觉得人生有时很无常。我与她虽然是半路上相遇,可也相伴相惜了二十三年。她二十多年的尽心尽力,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红霞激动得迎了上去,紧紧地握着孙明的手,儿女们见状默默地退了出去,“谢谢你能看见我做的,懂得我想的,在乎这份情。在这个有情有爱的家里,我感到温暖和快乐!现在,我只盼着你快快好起来,我们一起好好地过好每一天……”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5: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4: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关注她的公众号“习来秋韵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 11: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友情链接百度权重4左右的申请链接请QQ:252252886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