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73 发表于 2019-1-22 14:11:18

农民工的工资该何去何从!!!!

2013年一群在全椒县打工的工人接到了一件大工程,在全椒县的白酒镇盖一栋5加1的综合楼。13年3月份来到白酒镇开始工作,可以想象一群人住在全椒县早上一大早6点多起来骑摩托车从全椒骑到白酒晚上再骑回去休息,外地的工人就住在工地里面,太阳晒风中吹一年多,在14年5月份因为华鹏韵服饰有限公司的老板   余荣华资金短缺工程无法进行下去,一直托到现在都无法使用,没有办法竣工验收。1693872916接工程的负责人也就是本人的大舅与余荣华就此前的工程进行结算。目前为止还欠着工程款629.3万元,这6年里年年去找,余荣华现在就是躲着拖着上诉也上诉了官司也打了,在此工程没有竣工的情况下余荣华通过关系办理了产权证,并抵押了给农村商业银行,于是2018年6月14号向全椒法院提起了优先赔偿权的诉讼这全椒法院在(2018)皖1124民初1746号民事判决书中驳回了诉讼,又向滁州中院上诉,此工程是2013年3月开工,因余荣华资金紧缺,一直拖至2015年4月都没完工,工程实在没办法做下去了,因此,此工程也就在没法完工的情况下停止了施工(此工程到目前为止都没法使用,根本就无法进行竣工验收)也就以前所做的工程,和余荣华进行了验收和结算,此验收和结算根本不能代表此工程的竣工和决算,另外合同也没确定竣工日期,对没有完工,不能使用的工程,办理的房产证,中院在(2015)全民一初第01376号民事判决书的案例中已明确,对没有完工的工程和办理的产权证不能示为优先授偿权享受的障碍,另外,余荣华在(2016)皖1124民特69号民事裁决书第四条中也明确了优先支付我工程款的意愿,2016年11月16号余荣华鹏韵服饰有限公司,在全椒法院执行法官杨少青的监督下,也为我们的工程款提供了担保,2018年6月3号鹏韵服饰在向全椒法院寄交的终止执行申请书中,也明确确认拖欠我们工程款的事实。钱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天天几十个工人到我大舅家要工资,为了这个工程我大舅负债累累,年年年底都到处借钱给人钱(给人利息)一家老小每一天安稳日子过。今天又去白酒找他,他拖着不见法院已经明确表示房子没有竣工不能使用,他却把房子出租出去给人当仓库!我们钱没有要回来他还想着自己赚点钱、这难道不令人气愤吗!有图为证!本人说这些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爸爸堂叔大舅我们一家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希望政府部门为老百姓做事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几十个家庭几百个人的生活费血汗钱应该怎么办!希望大家看看,希望县政府能够尽快重视这件事情!我们会继续上诉,县政府不行就市政府,还不行就省政府,这关系着几十个家庭几百个人,不是小数目几百万啊,都不是富裕家庭,都是血汗钱啊!希望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帮帮忙宣传一下,谢谢你们了{:6_542:}{:6_542:}





乔帮主 发表于 2019-1-22 16:19:25

{:2_198:}

那年夏天73 发表于 2019-1-22 19:57:19

乔帮主 发表于 2019-1-22 16:19


大哥你是老网友了能帮我宣传下吗?我是今年刚从回来的不知道这些事情。今天我大舅带我过去才晓得的,我实在气愤不过去但是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这样做,看能不能提供一点力量

农林植保服务 发表于 2019-1-22 20:18:46

过年了,有谁能够为农民工做主

万里无云雨下 发表于 2019-1-22 20:44:06

这么恶劣的行为都没人管吗?国家不是都一直在说抓老赖吗?为什么人都找不到呢?法院不是有强制执行吗?

那年夏天73 发表于 2019-1-22 21:25:53

乔帮主 发表于 2019-1-22 16:19


本人叫宋厚杰接工程的是本人的大舅 王青力堂叔宋中全爸爸宋中余以上说的句句属实

潇洒人生jb 发表于 2019-1-26 08:59:18

忠心盖大楼,让人泡富婆。空手套白狼,丧尽天良。余侯两畜生拿着每年几十万的房租,在外逍遥挥霍。骗国家财政补贴钱,偷税漏税。骗老师,骗同学,骗员工血汗钱。就连亲叔叔跟瓦匠后面拎泥桶的养老钱,都被畜生骗的一干二净。起诉至法院,执行无人抓捕。善恶终有報,时侯未到。等到正义人,就是畜生一家入牢时。好人一生平安!{:mocs_50:}{:mocs_50:}{:mocs_50:}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农民工的工资该何去何从!!!!